×

绳艺小说

调教新世界02 作弊|绳艺小说

don don 发表于2021-03-16 11:13:50 浏览115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chapter.2 作弊


和街上的热闹不同,抽签处还是戒备森严的。毕竟这是每个雄性一辈子里唯一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,作弊、贿赂,许多雄性为了中签甚至赌上性命,无所不用其极。


苏丽其实也总会暗自打听,无论她对苏扬再怎么看不起,也知道此时他们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
每一天苏丽的手机里都能收到无数“包中签”的垃圾广告,这些广告似乎比他还清楚苏扬的成年日期。


苏丽本着死马当活马医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的态度顺着广告的地址牵着苏扬拐进一条胡同里。


走到尽头,才看见逼仄幽暗处一个蓝色箭头,上书两行米粒般的小字,“往里走,数三行白桦树右拐,尽头上三楼。”


那是一间老屋子,走楼梯时有摇摇欲坠之感,仿佛不知道走上哪一阶楼梯房子就会不堪重负塌掉似的,这反倒让踩楼梯和抽签有了一种异曲同工的感觉——都事关生死,又都难以预料。


这时候就凸显出苏扬爬行的优势了,重心低,下盘稳,上的稳稳当当,不像苏丽,迈着腿,扶着墙,踉踉跄跄。照苏扬看来,苏丽还不如跟着自己一起爬呢,生活嘛,有的时候就不能要面子,死要面子就会活受罪。


但等一进屋,却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逼仄的屋子里已经挤满了像苏丽苏扬这样的求签者。她们都虔诚地坐着,彼此轻声细语地交流怎么样提高抽中签的概率,有的说用左手的概率比右手高,有的说得原地转三圈再抽,百试百灵。


一个剃着圆寸,跻着拖鞋的邋遢女人看到新来的苏丽苏扬,便搬来一张椅子招呼他们在后面就坐。


一张椅子是很合乎逻辑的事,在场恐怕没有人以为苏扬是可以坐的,就连苏扬自己也如此觉得,自觉就在苏丽的凳脚边跪好了,和在场其他带着蓝色手环的18岁雄性一样。


等过了一会,邋遢女人看人来的差不多,便关起了门,爬上屋里的最高处,一个黄色沙发上,慷慨陈词了起来。


“想必大家今天来这里,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能中上签,姐妹们,18年前,我们都是失败者,没有生出女儿,但今天不一样,今天会是我们扬眉吐气的一天,我将用自己的方法帮助你们!既然你们来找我,把钱交给我,那我肯定就要帮你们确保万无一失!听懂的掌声!”


说到动情处,她拍着自己的胸脯,像原始森林里的母猩猩,用最直白的吼叫感染着其他人。


苏扬听的无聊,开起了小差。苏扬没有上过学,所以从小就有大把的时间观察世界。


以他为数不多几次进城的经历来看,他发现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他不能理解的现象。


比如飞禽野兽,花鸟鱼虫,总是逮着谁就和谁交配的,人类不断进化,却变得交配还需要抽签,苏扬想不明白这是进步还是退步。


但是苏丽曾经和他说,随便交配的猫是野猫,人家里养的猫都是要去做绝育的,就是一刀把蛋蛋割掉,这样的猫才是好猫,才是人类喜欢的猫。野猫饥饱难料,家猫衣食无忧。


撇开猫不说,苏扬也想做人类喜欢的雄性,至少是苏丽喜欢的,这样他就不会像他爸一样总是被揍。


其实苏扬还有一个终极的问题一直不敢问出口,就是为什么需要抽签的是男性。同样是两只眼睛一张嘴,为什么女人一出生就得到完全不同的优待,而且那么的理所应当。


但苏扬从没想过把这个问题问出来,因为这个问题不需要有答案。每个人都是这么认为的,这就已经是答案。就像人用嘴吃饭,如果你去一群吃饭的人堆里问,人为什么要用嘴吃饭,而不用鼻子吃,你就会被吃饭的人暴打,这是理所应当的事。


这个问题同理,而显然上文中反复提过,苏扬不想被打,所以他永远把这个问题藏在心里了。


回过神来的时候,是苏丽牵着他往里屋走,邋遢女人接待完了大部分付了钱的顾客,苏丽应该是最后几个。


到了里屋,苏丽当着邋遢女人的面脱掉了苏扬的裤子,用手揉搓着他的生殖器,对邋遢女人说,“你看,这很健康的,优质雄性基因,放到市场上肯定不少妙龄少女抢着要的呀,不中没天理的了,你给打个折呗?”


邋遢女人咂了咂嘴,“哎哟,这不是质量的问题,是数量的问题,每年的生育指标就这么多,你知道我们要走的是什么指标吗?是我后面很硬的关系才搞到的直属内部指标,就这么说吧,那跟旧时代百多年前上大学的保送指标是一个道理,拿到了就高枕无忧了,抽不抽签都是走个形式。”


看苏丽还在犹豫,邋遢女人继续说,“你刚刚看到那么多人都来找我了吧?为什么那么多人信任我?因为大家认可我的后台真的很靠谱,童叟无欺好吧。这是今年最后一个名额了,虽然是贵了点,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。”


苏扬跪在桌底,看不到台面上的神情,但他估摸着苏丽应该是动了心。


突然桌底正对的窗户缝里悄摸摸伸进来一只手,引起了苏扬的注意,那只手上戴着蓝色手环,一道巨大的伤疤横贯小臂,手指在空中不断比划着四个字,“她是骗子。”


苏扬觉得这可能是之前某个被这邋遢女人骗过的善良人,说实话,其实他自己也觉得这女人像骗子,真有这么大的本事,哪还用在这臭气熏天的逼仄屋子里做买卖,但所谓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虽然帮苏丽省下一笔被骗的钱又不会留给自己,但苏扬觉得还是应该提醒一下苏丽,他解释不通那种袒护苏丽的感觉,似乎是一种超越一切社会规则的本能。


苏丽正掏出了自己的id手环准备付款,说时迟那时快,苏扬一个挺身掀翻了桌子,拉着苏丽的手就往外走,嘴里喊着,“别信她!她是骗子!”


苏丽没见过苏扬这态势,一时间懵在原地,与此同时,苏扬的手环也亮起了红灯,机械化的语音再度响起,“监测到雄性人有攻击性姿势,请立刻规范姿势,电击倒计时,5、4…”


苏扬依旧紧紧地抓着苏丽,不顾一切地往外奔走,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能有拉动苏丽的力气,但此刻他内心只有一个信念,不能让苏丽白白把钱花了,不然以后来城里呼吸新鲜空气都成奢望了。


等好不容易冲破黑暗,看到屋外的艳阳,一道巨大电流也如期而至,醍醐灌顶般冲入苏扬的天灵盖,瞬间令他失去了意识。


与此同时,屋内的邋遢女人这才刚反应过来,摇摇头叹了口气,“行吧,不相信我就算了,我向来是只要收钱就办事的,要没有点金刚钻,敢在抽签处后面光明正大地揽瓷器活吗?”然后对着门口喊道,“还有人吗,最后一个名额了啊。”


一个衣着精致的女人牵着一个蓝色手环的雄性走了进来,蓝色手环掩盖不住的,是他手上横贯小臂的巨大伤疤。


“听说你这名额就剩一个了?”精致女人开门见山。


邋遢女人也不遮掩,“是,本来都没了,刚那个想买的跑了,你要就别犹豫。”


精致女人和蓝色手环互相对视了一下,都微微露了笑容,“买,多贵我们都买。您在这个圈子里的口碑我们是知道的。不怕要价贵,就怕买不到哩。”


和街上的热闹不同,抽签处是戒备森严的。毕竟这是每个雄性一辈子里唯一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,作弊、贿赂,许多雄性为了中签赌上性命,无所不用其极。


比如,把人心放在墨缸里搅一搅,一个本不属于自己的作弊名额就可以收入囊中。

(未完待续)


更多 免费绳艺捆绑调教小说合集 点此品阅

相关文章

同好留言

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