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拘束衣 sm连体皮质拘束衣绑架 拘束衣捆绑

千斤大小姐被掉在房梁 上 双手紧紧绑在身后 两条腿大小腿被折合绑在一起

don don 发表于2021-04-20 14:02:17 浏览208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千斤大小姐被掉在房梁 上 双手紧紧绑在身后 两条腿大小腿被折合绑在一起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城主宫殿,某房间内,传来几声惨叫。

“英雄”李冲正跪在季语嫣面前,任由季语嫣摆弄着双腿,踢在他的胸膛上。

虽然不是很疼,但李冲还是配合着叫出声来。

季语嫣都觉得浮夸,要不是被这拘束衣牢牢压制着,不敢太用力,她敢当场把李冲打开。

这混蛋……这混蛋上个厕所好像掉粪坑里了一样,要不是他,自己怎么可能会被那个无赖抓去妓院?

季语嫣越想越气,一边踢一边骂:“我让你上厕所,让你上厕所!”

不过没一会儿,季语嫣就有些累了,只好停了下来。

不知何故,这拘束衣不但束缚住了季语嫣的身体,竟然连她体内无穷无尽,可以毁天灭地的真气都压制的死死的。

习武之人都知道,练武的人之所以跑得快,是因为跟多年来练功有关,练到季语嫣这种程度,几乎可以不吃不喝,日行八百里了。

而现在她的真气都完全被压制住,跟个弱女子没有什么不一样的。

季语嫣不敢让李冲看出自己的处境,连呼吸都不敢大声。

李冲跪在季语嫣面前,浑身发抖:“大人,我不敢了。”

季语嫣呼了口气,压住火气,说道:“给我把风雪院屠了!”

“回大人,已经屠了。”

季语嫣愣了一下,之前她被那个老头玩昏过去了……原因是受不了脚心的痒感,挣扎了起来,同时,她身上的拘束衣就开始发作了,下面震动完全止不住。

看着面前这个男人,季语嫣突然有些奇怪的感觉,这个人明明救了自己,刚才那么打他是不是不太好?

“好了,你起来吧。”季语嫣说道。

李冲犹豫了一下,站了起来。

一时间,两人相对无言。

季语嫣先说起了话:“你一定很奇怪我当时为什么不反抗吧?”

李冲点了点头,他确实感觉到很奇怪。

当时那种情况,季语嫣还管什么进京杀王沐风,直接挣脱不就行了?

但季语嫣没那么做。

季语嫣说道:“我说了,我的忍耐力还行,但有底线……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,如果还有下次,就别怪我大开杀戒了。”

李冲浑身颤抖,又跪在了地上。

咚咚咚……

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紧接着,城主季红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李大人,方便进去吗?”

李冲惊恐地抬起头来,看向了季语嫣。

可不能让季红看见这一幕啊,不然自己这个“英雄”就完蛋了。

季语嫣皱了皱眉,小声说道:“看我干嘛?该怎么做怎么做呀……”

李冲点点头,连忙站起身来,将一系列装备飞快地戴在了季语嫣的头上。

季语嫣又变成了听不见,看不见的状态,无助地躺在了床上。

不知不觉,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喜欢这种感觉了……

李冲走过去,打开了门。

季红往里面看了一眼,又说:“大人,听我的部下说,您刚才带他们出去屠了一座妓院,怎么回事?”

“别提了。”李冲不耐烦地摆着手,说道:“那老鸨活的不耐烦了,连我都不认识,竟然还跟我要钱。”

李冲脱口而出一个很扯淡的理由。

季红一阵无语:“只是因为这个?哎,大人要是没钱,可以跟我要嘛,犯不着这样。”

“我也有点后悔,但做都做了。”

季红点了点头,也不想争论这件事。

突然,李冲想起什么,说道:“对了,你手下有个赵大人是吧?告诉他,明天酒醒后立即自杀,不然我不会放过他。”

“赵大人又怎么了?”

“他……他上完厕所不洗手。”

说完,李冲把门关上了。

季红在门外,目瞪口呆。

……

到了第二天,赵大人便“自杀”了。

虽然不知道李冲为什么要他死,但李冲日后必定是飞黄腾达的人物,季红是无论如何都惹不起的。

她是魔教中人,但现在还不到暴露的时候,朝廷中人还是需要巴结的。

季语嫣现在可不敢出门了,出了趟门竟然把自己送进了妓院,真是够倒霉的。

“庞雪怎么样了?”季语嫣问。

“具体情况不知道,我现在去看看。”李冲退了出去。

找到季红,让季红带自己去看“季语嫣”。

来到地牢,看到庞雪的惨状,李冲毛骨悚然。

“这……”

在两人的面前,庞雪眼神迷离,身上覆盖了一层白色的蜡油,已然凝固。

全身上下,除了头部,没有一块露在外面的肉。

庞雪被掉在房梁之上,双手紧紧绑在身后,两条腿大小腿被折合绑在一起,又被两条绳子分开。

在庞雪的下面,一个手持木棍,一下一下地抽搐着。

可以说,庞雪现在已经不成人样,谁能想到,这是某城城主家的千金?

李冲只希望季语嫣进京后能顺利杀掉王沐风,顺便再除掉皇帝,改朝换代……这样自己就不需要担心庞飞的报复了。

他这个英雄其实是假的,季语嫣进京后必然会杀掉王沐风,到那时,他哪里有机会飞黄腾达?不满门抄斩就不错了。

他在赌博,赌季语嫣会赢。

如果不行的话……

那也没办法,现在死,还是以后死,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。

看到了庞雪的样子,李冲便离开了,回去向季语嫣如实禀报。

季语嫣听完,哈哈大笑了几声,想起庞飞之前对她做的事就一肚子气,现在好了,庞雪替他还了。

“很好,那我们出发吧……别把她玩死,要慢慢来。”

李冲又去找季红说了一声,今天就要离开。

季红挽留了几句,最后还是让李冲走了。

她把庞雪放出来的时候,庞雪整个身子都是软的,连眨眼都力气都没有。

她现在急需休息,刚一落地,就闭上了眼,意识很快昏沉了起来。

但李冲不给她这个机会,用铁链把她固定在了马车里。

庞雪膝盖跪在木板上,一阵疼痛,哪里还能睡过去?

“呜呜……”她小声叫着,即便到了这个时候,她也希望别人能知道她是庞飞的女儿,并不是季语嫣。

真正的季语嫣被放到庞雪的身边,一动不动。

临走,季红仍旧在看着季语嫣,希望季语嫣能给自己一点点提示,哪怕一点都行。

可季语嫣没有,季红也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。

真的放他们走吗?

季语嫣是真的被抓住了,还是……

绝对不可能被抓住,那可是魔教教主。

季红还是放行了。

目送李冲乘坐马车离开,季红回到自己的房间,思来想去,还是来到窗前,吹了一声口哨。

不多时,一只白鸽便站在了窗框上。

季红把信塞进白鸽脚上的筒里,然后抛向了空中。

季红看着天空,喃喃道:“教主,希望我的判断没有错。”

此时的季红并不知道,她这一抛,便将整个魔教包括她自己的命运,全部抛了出去。

在几个月后,魔教将彻底消失。

这一切都源于她自己的判断。

……

魔教顶层人员,大多为女性,在魔教,男性只是女人的奴隶。

女护法秦柔收到季红的信后,当即带兵前往京城。

她们的速度飞快,早已超过了李冲和季语嫣,先一步到达京城。

她们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在某个山村潜伏下来,等待着季语嫣的到来。

她们把自己伪装成从外地来的表演团,找村民租了几间房子。

某天,秦柔在街上溜达的时候,突然听到某个房间内传来了谩骂声。

她情不自禁地走过去一看,顿时,杀气暴涨!

更多 免费绳艺捆绑调教小说合集 点此品阅

相关文章

同好留言

访客